在重大战略互动中探寻新发展空间

重大战略对接与融合成为引领区域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确立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重大战略,不仅有力地推动区域协调发展,而且使我国区域发展的开放合作程度加深,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战略深度融合已经成为引领区域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

区域发展战略的地区指向并非是简单的空间划定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围绕国家的重大发展目标,围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以区域空间资源的合理保护和有效利用为核心,从资源保护、要素统筹、结构优化、效率提升等方面入手,将不同功能定位的区域纳入国家层面统筹规划、整体部署,优化生产要素的空间配置和流动,形成区域互动、城乡联动、陆海统筹的发展格局。具体来说,以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重大战略为引领,以西部、东北、中部、东部四大板块为基础,促进区域间相互融通补充,建设形成以沿海沿江沿线经济带为主的纵向横向经济轴带。挖掘各地区比较优势,明确发展定位,形成合理的专业分工格局和经济发展圈层。目前,在全球复杂多变的开放形势与国内多样化的地区发展格局下,区域发展战略在内涵上需要进行深化与扩展,要在重视比较优势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开放与合作,在推动重大区域战略深度融合中,激发协同效应和溢出效应。2019年8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研究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根据各地区的条件,走合理分工、优化发展的路子,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完善空间治理,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也就是说,新形势下促进区域发展,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推动沿海、内陆、沿边地区协同开放,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时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深入实施东北振兴战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要着力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增强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抗风险能力。要把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做实做优做强,把提升全产业链水平作为主攻方向,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建设产学研一体化创新平台。要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打造好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和东北亚地区合作中心枢纽,推进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等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对接合作。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阶段转换,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等重大战略的实施,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海洋经济等成为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增长点。随着东北振兴战略的实施,东北地区重点企业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装备水平显著提升,重大技术装备自主化成果显著,传统优势产业竞争力不断增强。大型水轮机组、大型风电机组、大型核电机组、高速动车组、高档数控机床、现代农业等在全国具有绝对优势。由此可见,东部沿海地区与东北地区各自比较优势明显,既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协同发展,又可以进行产业链衔接和市场对接,实现合作共赢。

推进重大战略对接关键在于观念创新和体制创新

推动东北振兴,实现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必须树立全局思维和开放思维,以国家重大战略实施为契机,建立改革创新发展平台,积极推进重大战略对接,培育新的经济空间。作为东北地区经济体量最大的省份,辽宁既有沿海六市构成的一条向海开放的经济带,又有以沈阳为中心的城市群,还有辽西北为代表的经济区,区域发展的“多样性”,正是辽宁经济发展的“韧性”与“弹性”所在。需要创新发展思路,切实贯彻新发展理念,统筹发力。

一是在改革开放中寻找战略合作点。邓小平同志指出,“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这既道出深圳经济特区的成功“诀窍”,又讲出一个深刻的道理,这就是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一要解放思想,二要大胆实践。这是40多年来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成绩的关键,也是深圳成功经验的根本点。东北振兴面临着体制机制等深层次问题,市场化程度不够高,政府改革不到位,民营经济活力不足,主要靠要素投入和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尚未完全扭转等,归根结底要靠解放思想,创新发展观念,大胆实践,全面深化改革来解决。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及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进行战略对接,首先要学习和借鉴其在体制改革、对外开放中的“解放”与“大胆”: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生产力;大胆改革创新,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发扬企业家精神;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培育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

二是在优势互补中搭建合作平台。深入推进东北振兴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等重大国家战略的对接合作,共建共享优势资源,强化联动发展,更好服务国家大局。粤港澳大湾区地处我国沿海开放前沿,以泛珠三角区域为广阔发展腹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重要地位。经济发展水平全国领先,产业体系完备,集群优势明显。深圳经济特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已成为一座充满魅力、动力、活力、创新力的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利于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新格局。按照东北振兴战略的要求,辽宁应全面扩大对外开放,打造开放合作新高地,主动融入共建“一带一路”。以全面开放引领全面振兴,加快建设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向西打造中国-中东欧“17+1”经贸合作示范区,向东创建东北亚经贸合作先行区,构建“一体两翼”对外开放新格局。在对外开放中实现战略对接,建立共享共用平台,合作开拓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

三是在产业链衔接上深化产业合作。东北地区深化同粤港澳合作可加快融入全球经济的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与粤港澳强强联合,优势互补,通过“产业链-资金链-创新链”的跨境协调整合,共同打造东北-粤港澳创新走廊,带动制造业转型升级。“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领域是基础设施,东北的装备制造业,在设计、工程建设、设备制造、运营、管理、质量、价格等方面都具有国际竞争优势,可积极利用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平台尽快“走出去”,广泛而深度地参与国际产能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重大战略对接要在构建完整内需体系中培育新增长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强调,面向未来,我们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当前,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企业受疫情影响缩减投资空间,短期扩大投资意愿下降,失业问题严峻,从而引发需求下滑,全球经济大概率进入衰退期。在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内需的稳定发展对我国经济平稳运行至关重要。也就是说,中国经济要持续发展、安全发展,必须做强国内市场,发展和提升国内需求,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所谓构建完整内需体系,就是立足国内需求,打通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四个环节,形成相互衔接、相互促进的国民经济循环体系。构建完整内需体系,可以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增长极,能够进一步拓展经济发展空间,释放经济发展潜力。构建完整内需体系要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突出民生导向,使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相互促进。首先要顺应消费升级趋势,提振消费。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消费需求越来越个性化和多样化,对产品和服务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消费升级变化呈现新的趋势,即整个消费不断向服务消费升级,商品消费向中高档升级,服务消费向提质增效升级,线下消费向线上线下结合升级。要从供给侧发力,改善消费环境,推动消费回升。支持餐饮、商场、文化、旅游、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养老、托幼服务。改造提升步行街。支持电商、快递进农村,拓展农村消费。要多措并举扩大消费,适应群众多元化需求。其次要聚焦关键领域,补齐各项基础设施短板,扩大有效投资。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加强新型城镇化建设,大力提升县城公共设施建设水平和服务能力,以适应农民日益增加的到县城就业安家需求。改造城镇老旧小区,发展用餐、保洁等多样社区服务。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加强南北互动,就要在构建完整内需体系中培育新增长点,从以上方面探寻新空间。

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要“全面”“辩证”“长远”地认识和把握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各种挑战,要从当前的困难中跳出来,抬起头、看大局、谋长远。中国经济发展如此,东北振兴亦如此。